博love体育-年终再访《啥是佩奇》拍摄地 没能被佩奇改变的乡村

年终再访《啥是佩奇》拍摄地 没能被佩奇改变的乡村 2020-01-21 18:09:17 来源:新京报 作者:白嘉懿 责任编辑:白嘉懿 2020年01月21日 18:09 来源:新京报参与互动   新京报讯(记者 周怀宗 王巍)2019年春节,一部《啥是佩奇》的短片火遍全国,也一度带火了主角李玉宝和拍摄地“外井沟村”,无数人曾被短片中的幽默与亲情所打动。 《啥是佩奇》饰演“爷爷”的李玉宝。视频截图   1月18日,农历腊月二十四,猪年最后的日子,记者再次探访拍摄地,不论是出演的老人李玉宝,还是拍摄地外井沟村去年参加拍摄的村民们,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《啥是佩奇》而改变,曾经的人潮消歇,生活持续,还有新的烦恼需要解决。尤其是饰演“爷爷”的李玉宝,今年过节要加班,家人也无法团聚,亲家做手术,需要30万手术费,正在网上募捐。   外井沟村的变与不变   和视频中相比,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外井沟的样子几乎没怎么变化,黄土、悬崖、新旧不一的房子,村里的公路新拓宽了一次,但相比宽阔的河床,仍然显得不起眼。   “雨多的年景,河道里有水,但这几年一直都旱,河道反而变成路了”,50岁的张书生推着一车玉米秆,在河道里慢悠悠地走着,他养着十多头绵羊,每年卖出五六只小羊羔,一只七百块钱,这是他主要的收入来源,除此之外,自己还种点儿地。 穿着厚厚的棉衣推着一车玉米秸秆的大爷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  去年拍摄时,张书生就在场,他有些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被镜头拍进去,“可能有吧”。《啥是佩奇》播出后,外井沟村来了很多人,那一段时间,几乎每天都有三四拨人来,但很快,人潮消歇,生活又恢复了原样。6月份的时候,《啥是佩奇》续集拍摄,人又多了起来,不过这一回影片的影响力没有第一回大,来探访的人也不多。   年终的时候,又有几个人来,但很快又走了,生活一如既往,“农民的生活,还能有啥变化”,张书生说。   从北京出发,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,就到了外井沟,短短100多公里的距离,却几乎穿越了两个世界,从繁华的大都市到山里的小村。   “其实也有变化”,村民张铸说,“水泥路加宽了,村里修了一间公厕,几家住在危房里的人搬出来了,暂时住在过渡房里,不过,大部分人的生活还是没怎么变,年轻人都在外打工,村里多数都是老人,变化的可能性不大”。   打工的人们回来了   时近春节,但记者在村里几乎没看到有什么新的布置,偶尔停靠在路边的公车上,忙着办年货回来的村民们,提着大包小包下车,让这些冬日多了点暖色。 下车的几位村民刚从镇上买年货回来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  张会江在村里转了一圈,背着双手,慢慢踱步回家,儿子在外打工,还没有回家,家里只有她们夫妻俩,院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,只有一堆瓦缸倒扣在一角,“都是以前的水缸、腌菜的缸,现在有自来水,腌菜也不多了,孩子们一年到头在外面,两个人能吃多少?这些缸都空下来了,拿出来收拾收拾”他说。《啥是佩奇》拍摄的时候,也曾在这个院子里取景,但他躲出去了,不想出现在镜头里。   这些年来,张会江几乎不种地了,家里的近十亩地,主要种的海棠,不怎么需要人操心,只是价格不太高,收入不多。不仅张会江,村里多数人都改种海棠了,“我们村户籍人口大概有七百左右,但年轻人都在外打工,常住的多是老人,大部分都改种海棠了,每年都有人到地头收,方便,轻省”。   张会江家隔壁,王金山正在院子里劈柴,他蹲在院子里,把锯好的木头一段段劈开,身边已经堆起了一小堆。王金山夫妻俩都在外打工,但走得不远,早出晚归,附近村里有人召集,每天接送。   王金山的家里,同样窗明几净,炉火烧得正旺,炉子连着暖气管道,管道连通各个房间、也通入炕里,保证屋里的温度。时近春节,工作已经结束,两个人正在准备过年,今年孩子不回家,只有他们两个人,东西都买的少。   拍摄的时候也曾在这个院子里取景,两口子在外打工一年的工资还没有拿到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  这几天,王金山正在担忧工资的事情,在外打工,工资是一年一结,往年也要拖到腊月二十八、九,但今年听说格外难,“我们不大会说话,得揽活儿的人带着几个能说会道的去要钱,今年已经去了几次了,听说还没进展,也不知道能不能要到”,王金山说。   “佩奇爷爷” 春节不放假也没团聚   在《啥是佩奇》中饰演“爷爷”的李玉宝,不是外井沟村人,而是几十里外的大古城村人,和外井沟村相比,大古城村的发展其实要好得多。硬化路四通八达,道路两边是鳞次栉比的小楼,许多人家门前都停着汽车,超市、学校等一应俱全,“需要什么东西,出门就能买到”,李玉宝的妻子说。   记者探访时,李玉宝外出上班,家里只有李玉宝的妻子和孙女,孙女在写作业,身后的墙上,贴了满满一墙奖状,都是孙女的,“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有两个,剩下的,每年差不多四个”,她骄傲地介绍着。 在李玉宝家里,贴了满满一墙奖状,都是孙女的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  去年过年时,李玉宝家里只有夫妻俩人,全家没有团聚。今年过年,恐怕又不能团聚了,儿媳妇的父亲年前做了手术,儿子儿媳妇带着孙子去陪床了,孙子会在过年前回来,但儿子儿媳在那边过年。   李玉宝在附近的一家影视基地上班,已经干了二十多年,负责滑沙的项目,冬天不忙的时候,则在厨房帮忙。   晚饭时分,记者在影视基地见到了李玉宝,他正在食堂给人们打饭,有一个电视剧要开拍,正在做前期工作,200人天天加班,春节也不放假。李玉宝也得跟着加班,这个春节不放假。   晚饭时分,记者在影视基地见到了李玉宝,他正在食堂给大家打饭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  一个小时左右,人们吃完了饭,食堂空了下来,李玉宝才有时间和记者聊聊天,他一边收拾桌子、拖地,一遍说话,“实在是太忙了,要是有空的话,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,但没办法,既然干人家的活儿,就得给人干好”,他说。   今年春节 “佩奇爷爷”有的新的烦恼   《啥是佩奇》火了以后,李玉宝也变得忙了很多,刚开始的时候,几乎每天都有人来看他,电话一个接一个,工作时候有人打电话,吃饭的时候也有人打电话。来影视基地玩儿的人,有时候也会认出他来,和他合影。   不过,李玉宝觉得,他的生活并没有变,确实有人找他拍摄,但都是一些广告、宣传片之类的小片子,合适的李玉宝也接,他不觉得自己是名人,也不觉得自己有在影视圈发展的能力,“年纪大了,也不懂什么专业的表演,干不了这个”,他说。   在影视基地,李玉宝说普通话,但和同事说话,下班后回家,他都改说方言,“你要是在家里也说普通话,老婆不得数落你啊,‘吃几碗干饭啊’?”   李玉宝还是原来的李玉宝,他希望今年能够全家团聚过个年,但不能团聚的时候,也想得开,“谁家都不愿意遇上这样的事情,但既然遇上了,那就好好面对”,他说。   因为剧组的任务紧张,李玉宝他们也忙得团团转,每天三顿饭,从早到晚,几乎没休息过,每天晚上回家都得7点以后了。“今天回家可能更晚,过年了吗,同事说收工了一起吃个饭”,他说。   收拾完食堂,同事们已经准备好了聚餐,就等他了,李玉宝却忽然接到妻子的电话,告诉他看看朋友圈,原来儿媳妇的父亲手术已经做完,但却还需要30万手术费,正在网上募捐,让他帮忙转发一下,宣传一下,觉得他认识的人多,说不定效果好一点儿。  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摄影 王巍   编辑 唐峥 校对 何燕 【编辑:白嘉懿】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精选: 因阻拦北京朝阳医院伤医行为受伤 两人被认定见义勇为 2020年01月22日 15:35:52 坚守大山车站35年的老梁:安全接发火车20多万列 2020年01月22日 11:23:08 守护37载的古建“美妆”大师 六年数千遍练习打基础 2020年01月22日 05:41:05 从辽宁到四川 一个巴中人的30小时自驾回家路 2020年01月22日 04:39:25 穿睡衣出行被曝光,创建文明别走向文明反面 2020年01月22日 04:11:25 拍图就能搜到寒假作业答案 这种APP引家长担心 2020年01月22日 03:01:57 夫妻俩的第十个春运 能一块吃个饭便是幸福 2020年01月22日 02:59:07 故障率高致“无车可骑” 北京将优化共享单车投放量 2020年01月22日 02:16:54 双胞胎早产欠医院11万元 父亲守承诺连续5年还款 2020年01月22日 02:16:35 老师用化学方程式写评语:希望提高同学们学习兴趣 2020年01月22日 02:16:26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lhekmah-h.com